十一月中旬
就是P2P全部清零的那天
我独自在园区内徘徊
遇见强君,前来问我道:
先生可曾为P2P写了一点什么没有?
我说“没有”
他早就正告我:
先生还是写一点罢,毕竟P2P生前也雷了你不少钱

这是我知道的
凡我所投资的品种
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始无终之故罢
收益一向就甚为寥落
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
损失最多的就有P2P

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这虽然于挽回损失毫不相干
但在投资者
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
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
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
但是
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我这人天性比较愚钝
我是在2015、2016年才知道P2P
还是源于一位亲戚被雷

这位亲戚是名教师
工作二三十年攒了十来万块钱
雷了

像我这样的价值投资者(咳咳)
自然是对这种投资敬而远之
甚至,这不能称为投资

然而
2018年机缘巧合认识一位P2P的创业者找我合作
我没有答应
但是这一来二往,也便熟悉了

他们P2P上线后
我便买了些
毕竟我认识创始人嘛
要是出问题会提前通知我的嘛
最高的时候
我投了三十多万在里面

当时我让强哥跟我一起投
强哥似乎还没从2015年股市的创伤中走出来
他拒绝了
我也没有多说什么
投资这个事情本来就是自己做决定自己承担后果

除了买定期的品种
我不敢买太久,都是三个月或者半年
我还利用每天的2元券
就是每天投100元,用2元券抵扣
三个月一个循环
年化收益大概能做到18%

经常,我跟创始人朋友聊天
询问他什么时候有加息券抢
加息券我记得最高是14.8%
绝没有超过15%的
逢年过节公司周年庆都没有超过15%

突然,那年的春末夏初
app送了我一张15.68%的加息券
我一个激灵,不祥的预感

我赶紧问创始人朋友什么情况
答曰回馈老客户
我便没有在意,随意翻着刚出的新标的
突然看见两家注册地在我老家的公司
办公地址离我家还挺近
刚成立没两个月
我知道,坏事了

那18线小镇上有屁的公司值得投
这尼玛明显就是皮包公司

我默不作声,慢慢的回收资金
因为我做的那个2元券的套利
每天都有100多的资金到账
直到有一天,app的到账提示到中午都没弹
我明白,到时候了

账上还有两百多的资金没收回来
虽然前后共赚了九千多的利息
但是仍然是被雷了
虽然钱不多,但事情的性质就是雷了

我放下手机跟强哥说:我雷了
我以为这孙子会狠狠的嘲笑我一番
我的30年英明毁约一旦
不想强哥一脸严肃的说:我有5万块在里面

啥?你不是没买吗?
我有点儿懵逼,这丫之前死活不买的
强哥说:我上个月刚买
之前我买的另一家
我寻思这玩意迟早暴雷,不能长期买
所以我买半年就换一家

这尼玛什么逻辑?
我想了半天也没整明白

‘’’
强哥,金陵人
2015年,8万进股市,余3万
2018年,复加2万合5万,投P2P
2018年7月11日,雷
‘’’

强哥的眼神
像错入女厕还忘了带纸一般
绝望,那是深深的绝望

我有点儿担心
毕竟他就坐我对面。。
我没敢说话
其实这事不能怪我
他一开始说了不买的
如果他买的时候跟我说一声
我会阻止他
因为,那时候我已经在退出了

强哥问:
有没有什么赚钱的路子
波大回道:
大丈夫能屈能伸,必要时候要牺牲下色相
按照你这样的条件
在城乡结合部的出租屋10块钱一晚只要5000晚就能赚回来

当时我真想拿笔戳死波大
这时候你还刺激他
没想到强哥并没什么反应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叹了口气

咋地这是,10块钱一晚也没信心吗?

傍晚,我们在湖边散步时
强哥说:还是要投资股票,我要翻本
本金呢? 波大一边打着水漂一边问道
我回南京卖房子

强哥吸了口烟,弹了弹烟灰,说道:
真的猛士
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那你家住哪? 你TM是疯了吧? 我吼道
还有6套足够他们住了,强哥又吸了口烟
或者卖套商铺也行

我和波大对视了下
两人径直回了公司
跟这种又土又豪的人真没什么话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