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柚子的
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疯狂凶残到如此地步
这尼玛真是。。。太刺激了

那天早上,可转债激战正酣
一向以价值投资者自称的我杀了进去
快速地买进卖出
在厕所蹲了一个小时没有感到丝毫的腿麻

直到波大使劲的砸门
哭嚎着再不出来他就拉裤子里了
我才慢悠悠的起身,差点连裤子都忘了提

那感觉
就像站在东方明珠的塔尖上
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行人
我问自己:如果没有我,这群蚂蚁该怎么办

又似我堂兄赵子龙当年七进七出的沙场
我踏过敌人的尸体,举起闪着寒光的屠(韭)龙(菜)刀
双眼满含泪水
南征北战三十载
如今大业已成,功臣就是本人

11点半休市
望着账户上多出的两百多块钱
我站起身,整了整我的银磷胸甲
眼神中犹如战士宝刀入鞘般的荣耀

经过强哥身边时,我停下脚步
没有转向他,也没有看他
一只手插在口袋里,眼睛坚定地注视着前方
面无表情,说:
小强,走,请你吃饭

赌性十足的强哥自然是经不住这种诱惑
在我和波大的极力反(怂)对(恿)下
强哥下载了券商app,转入他的私房钱
然后吨吨吨一口气干掉半瓶啤酒说:
王者归来

具体过程按下不表
强哥的投资业绩大家都懂的
此处省略一万字。。。

然而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
又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

如火如荼的可转债行情很快就歇火了
前后也不过两周的时间吧
我们都撤了,强哥留下站岗

强哥说:
这种感觉有点儿像穿着开裆裤站在喜马拉雅之巅迎着10级大风
有点凉

我说:我们应该做价值投资,我们可是价值投资者啊
强哥吸了口烟,头都没抬,回道:
你可以当biao子,也可以立牌坊,但你不能既当biao子又立牌坊

说完弹了弹烟灰
烟灰还未落地就被风吹散
飘进了湖里
一眨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