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公司团建
说是团建
其实就是找个陌生城市的五星级度假酒店荒废两天

又一次,我不幸地和强哥一个房间
敝司的行政也实在懒
每次住宿除了离职和新入职的
其他人几乎不变

第一天办理完入住
我就去房间阳台上躺着
天空下着小雨
秋后的气温非常舒服
风也很撩人

我就这么躺着
看着泛起一阵阵波纹的湖面
一下午肚子上的书一页也没翻

时间犹如细沙,从指间流过
提起又滑落,提起又滑落

傍晚
强哥从隔壁打完牌回来
径直走过来问我:你有梦想吗?
我:昂?
强哥:你这状态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我:咸鱼招苍蝇我招蚊子
强哥:苍蝇都不愿叮你这坨shi

说完又径直出去了
感觉这丫回来一趟就是为了数落我

晚饭分两波
一波早早吃完去看电影
一波喝酒喝到很晚
我跟看电影的说要陪大家喝酒
跟喝酒的说要去看电影
然后溜回酒店叫了份菜饭骨头汤
还特地要了两罐啤酒,惬意

今晚的夜色温柔的刚刚好
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就容易想些有的没的
以前有的,现在没的

湖面上突然响起震耳的音乐
啊,是《Victory》,真的是《Victory》
我TM扔掉筷子跨上我家的哈士奇就冲了出去
在楼下强哥拦住我
强哥:急吼吼地干啥去?
我:收复台湾
强哥看着我
那坚定的眼神我这辈子都忘不掉
强哥说:这二哈太瘦了,你骑我吧

于是我跟二哈一起骑着强哥奔赴前线
就在我们快抵达时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吵醒
是同事小A
小A:你手机呢?波大喝高了

你说这这废物。。。
没酒量你丫逞什么能
我一边穿鞋一边指挥小A:
你快去买碗粥,再多买点炸鸡和薯条,我这就过去

小A走后我走楼梯从7楼晃到1楼
绕湖散步一圈
看了会儿音乐喷泉秀
最后去买了个冰淇淋

一路吃到波大那栋楼,在大厅吃完正准备上去
看到小A跟一女同事有说有笑的进来
边走边讨论刚看的电影《花木兰》

我把小A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让你买碗粥你干啥去了
等你一个多小时了
你还管不管波大死活

小A委屈地说本来就是去看电影的
结果刚出酒店不远发现有个人躺在草地里
一身的酒气。。。

我们进门时波大抱着马桶正睡呢
这马桶。。。都尼玛快吐满了
想起不知在哪看到的一句话:
最恶心的死法就是淹死在自己的呕吐物中

我们先把波大扶到床上
然后就去阳台上吃炸鸡和薯条
房间味道实在太大
我们关上阳台门,再用窗帘塞住门缝
波大在里面被人用手雷炸死我们都不会知道

这个房间的阳台竟然能看到泳池
隔着大落地窗,贼清晰
啊,这愉快的夜晚~~

我跟强哥说波大喝高了速来
强哥回正在5公里外的KTV呢
我说这里能看到泳池,身材贼好
三分钟后强哥敲门一进来就问哪呢哪呢
身为流氓,强哥的职业素养绝对是过得去的

我们三个人就躺在躺椅上津津有味地吃着炸鸡看着美女
啊,这愉快的夜晚~~

最后给波大喂了碗粥准备离开时
公司的几个妹纸带着口红眼影等化妆品进来
大家都懂的
其他同事看到群里波大的照片也陆续赶过来

美术组的同事喜欢摄影,出来玩都带着专业相机
搞得酒店保安一脸紧张的跑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这么多记者

大家给波大拍了一百多张照片后终于心满意足的回房睡觉
可怜了小A,他说今晚要睡阳台

半夜老板在群里问今天玩的如何
我们一致回答玩得很开心,老板你要是不来就更好了
老板流着泪说我没去啊,我在家呢。。。